您现在的位置: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行业资讯 > 文章
2015乍现就业危机:西铁城广州公司解散 more

  2月5日下午,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清算解散,并通知和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广州市花都区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此事情况说明称:经花都区多部门介入,目前已有968名员工签字同意终止劳动合同,正在办理离职手续;剩余74名员工还在与公司协商中。

  据介绍,2月5日下午1时许,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贴出公告,宣布公司提前解散,终止劳动合同,并定于6、7日分三批次召开员工大会,对公司提前解散作说明并提出经济补偿等相关提前解散方案。部分员工接到通知后,在公司办公楼门口聚集表达诉求,现场状况平稳。

  说明指出,在收到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知会后,花都区委区政府成立了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工作领导小组。截至2月9日上午12时,已有968名员工签字同意终止劳动合同,正在办理离职手续;剩余74名员工还在与公司协商中。

 

  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前身之一是中日合资的广州市伟合精密电子有限公司,是西铁城集团在中国设立的重要生产基地,2009年新建成22460平方米的新工厂,用于生产塑胶文字版、液晶显示器及高能投影专用镜片等。而在1996年3月,西铁城集团在广州花都与中方合资开办了广州市莱合精密电子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和上述伟合公司一起,转籍成为目前的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于2010年注册成立,是日本西铁城株式会社属下的独资公司,有员工1042人。

 

  

突然终止合同员工惊愕不已

 

  广州花都区委宣传部9日发给羊城晚报的新闻通稿表示,位于花都区新华街的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于2010年注册成立,系由原莱合厂、原伟合厂转籍而来,现有员工1042人。西铁城方面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是生产部分手表外装,以及电子零部件的工厂。

  2月5日下午1时许,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贴出公告,宣布公司提前解散,终止劳动合同,工人们被要求当天下班前拿走所有私人物品。对此,刚刚才工作完的员工惊愕不已。

  西铁城方面10日下午发出一份最新说明,该说明由西铁城集团和西铁城精密株式会联合署名。说明中称这种解散和终止劳动合同形式为“即刻通知”式,“主要是考虑到员工自身的人身安全”。

  说明称:“公司员工人数众多,各厂区的电力设备繁多,而且生产现场使用部分化学药品,如果员工长时间滞留厂区并且情绪不稳定,工厂将陷于无法控制的状态,不仅不能正常生产,更可能会导致员工人身安全的重大问题。”

  

经过集体谈判同意多给补偿

 

  随后,工人与企业展开集体谈判。据员工介绍,西铁城方面原先计划按N+1的方式支付补偿金,但集体谈判后,公司愿按N+2的方式支付,多给了一个月的工资。

  据悉,西铁城方面此前提供的赔偿标准是:每名员工将获得经济补偿金外加1个月的工资。经济补偿金按工作年限来计算。以工作了三年的工人为例,他的补偿标准是3个月的经济补偿金,再加1个月的工资。

  对于新的补偿方案,西铁城的说明称:是“对(此前的)补偿方案进行了人性化的补充。(新)方案既遵守了法律规定,同时又采取了人性化的处理方式。”

  西铁城提供的说明称:截至2月10日,1041名员工中,约1000名已经在终止劳动合同的确认书上签字。补偿金已于2月10日开始支付,所有员工的补偿金将在2月13日之前发放完。还有部分工龄较长的员工,由于在补偿基数等方面与公司有分歧,仍在协商中。

  有传言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解散意味日本企业在华撤资,对此,西铁城方面10日回应:“不存在部分报道中所提到的西铁城将从中国退出手表生产和销售的事实,西铁城公司非常重视在中国的生产和销售。”

 

641名员工历史欠缴的社保费得到解决

 

  从《广州市外经贸局关于提前终止外资企业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的批复》中可以看到,文件下方所列抄送对象分别为“市工商局、外管局广东分局、广州海关、市质量技术监督监察局、市财政局、市国税局、市地税局、新华街道办事处”。据了解,人社部门根本没有决定上述公司解散的权限,相关批复文件也并未抄送人社部门,而西铁城公司向广州市外经贸局申请提前解散公司时,并未报社花都区人社局。

  1月21日,花都区人社局从新华街道办事处获悉西铁城公司的解散清算及员工经济补偿等相关方案,即介入约谈西铁城公司日方董事长和高层管理人员,要求西铁城公司完善相关方案,依法依规解决员工诉求,不过,西铁城公司并未及时修改完善相关方案。

  当月30日,花都区人社局会同新华街向西铁城公司发出《关于敦请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暂停宣布关停决定的函》,“但是西铁城公司仍执意决定于2月6日召开大会宣布解散”。

  2月5日13时许,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贴出一纸公告:宣布公司提前解散,劳动合同终止,要求员工下午迅速离开厂区。

  花都区相关人士表示,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公司虽获批复,但时间恰逢春节前夕,事发有些突然。

  据介绍,在收到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知会后,花都区委区政府迅速成立了相关领导为组长的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工作领导小组,多次与西铁城公司高层会面,召开协调会议;新华街道办事处,花都区人社局、地税分局、海关等职能部门也介入,协助解决该公司员工经济补偿、社保费补缴、办结海关监管手续、处置相关资产等问题。2月6、7、8日,为了解到员工诉求、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上述单位和部门也到现场展开咨询活动,听取和回应工会及员工代表的诉求。

  花都区人社局表示,按照相关劳动法律法规,区人社局等部门多方努力下,目前已经为工人争取到了“N+1+1”的经济补偿,即在西铁城公司(含莱合、伟合厂工龄)工作N年,即可获得N个月的平均工资补偿,且多补偿1个月,再外加1个月的特别补偿金。此外,“三期”(怀孕、生育、哺乳等三期)女职工还有特殊保护方案,641名员工历史欠缴的社保费也得以解决。

 

未来将为工人提供再就业和免费职业培训

 

  据了解,下一步,工作组将加强对西铁城公司提前解散工作的动态掌握,做好政策解释、协调处置和矛盾化解工作,确保该公司提前解散工作平稳顺利进行。

  同时,工作组也将敦促西铁城公司认真落实社保补缴和经济补偿金的发放以及国家税款的补缴,确保及时到位。

  花都区相关部门将继续组织劳资双方协商,督促公司与余下的74名员工尽快达成经济补偿等协议,对无法达成一致的,将开辟劳动争议仲裁绿色通道。

  “这次会担心的工人主要是年纪偏大的,如‘4050’人员。”花都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这种情况,他们也开通了申领失业保险待遇绿色通道,为员工办理失业保险待遇申领手续,同时还将进行员工的再就业意向登记,帮助员工就近实现再就业,此外则是开展免费职业技能晋升培训,提升有培训意向员工的技能水平。

 

 

疑问:公司解散是否应提前通知?

 

  “即刻通知”终止劳动合同的形式,引来国内众多劳动法专家关注。公司解散是否需要提前通知工人?

  国内劳动法专家、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劳动和社会保障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李迎春认为,对于公司提前解散的情况,劳动合同法并未规定公司需要提前一个月通知工人。换句话说,西铁城公司的做法不违法。

  “日企的做法并无问题。”上海人社部门有精通劳动法的负责人如此评论此次西铁城公司的行为,西铁城方面使用的法律路径是终止劳动合同,不是解除劳动合同,也不是裁员,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第41条(即需要提前一个月通知员工)。”

  广州人社部门表明:从法律上来说,西铁城方面没错。但从情理上,企业解散过程中应尊重劳动者的情感。

  广东省总工会官方微博10日晚发布消息:“企业提前解散,要听取劳方意见。”微博称,针对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突袭式解散”一事,省总工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依照国家法律规定,企业研究经营管理和发展的重大问题,应当提前如实告知职工,充分听取工会和职工意见,依法制定补偿方案。因此类问题引发劳资纠纷,工会将为职工提供免费法律服务。

  

思考:类似情况应加强沟通联动

 

  花都区有关方面称,由于西铁城集团日本总部“构造改革”的全球战略收缩调整,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董事会根据集团总部决定,宣布公司提前解散。

  据悉,广州的外资企业和国内企业解散程序并不相同:外企解散首先经过公司董事会决议,然后向主管部门(广州商务委员会或者外经贸局)申请。

  广州市商务委员会(原外经贸局)有关负责人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该部门也在关注西铁城公司的事情,按照简政放权的要求,西铁城精密(广州)公司的解散申请应该由花都区经贸局批复,具体情况由花都区经贸局答复。

  至于花都经贸局如何与人社部门沟通,以处理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解散事宜,花都经贸局副局长王耀昨日未作回应。

  广州人社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若遇到类似情况,将加强沟通联动。“一是让企业和工人之间加强沟通联动,二是政府的各部门之间加强沟通联动,三是政府和企业间要沟通联动,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专家说法

广州市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陈来卿:

 

  处置劳资问题 同步考虑产业升级

 

  广州市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陈来卿认为,劳动密集型企业迁离土地、用工成本高企之地是正常现象,各方在妥善处理劳资问题的同时,还应同步考虑产业如何升级。“目前,花都区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已成气候,但也面临产业空间难以拓展的制约。空间从哪里来,一是新增建设用地,但这一块控制较严;二是盘活存量用地,对现有‘三旧’用地进行升级改造。”

    西铁城公司使用的物业达数万平方米,其中一部分为自持,一部分从当地村社手里租用。租用部分合同已快到期,自持部分将在有关部门的参与下另行处置。

  陈来卿建议,花都区应该引导村社、企业积极谋划改造更新,引进符合广州产业发展导向的优质项目。“广州机构改革将设立城市更新局,意图在于加强‘三旧’改造,花都应该抓住政策机遇期。”

 

 

观点链接:

中国2015年将陷入20年来严重的失业潮和减薪潮

 

  生于60、70年代的打工者也许对上世纪90年代汹涌澎湃的南下打工潮记忆犹新。在一列列缓慢南下的绿皮车厢内,过道上挤得水泄不通,就连座位底下、行李架上都塞满了南下的打工者。

 

  在工业相对发达的深圳东莞等地,人才市场、十元店、桥洞下、甚至树杈上,到处都是南下打工的人群。那时候,找不着工作跳楼自杀的,抓暂住证被关到樟木头强制劳动的,没有一技之长沦落为失足妇女的,莫名其妙人间蒸发的,甚至在火车站被踩踏身亡的事件比比皆是。

 

  往事当年甚为不堪,抚今追惜胆颤心寒!

  

当年打工潮形成的原因:

 

  为何当年数千万的打工者不顾一切逃荒似地南下呢?主要原因大致可归纳为以下三点:

  1)数千万国营企业工人下岗。由于在中国工业企业占绝大多数的国营企业因生产力落后、效率低下、人浮于事而亏损严重,大部分国营企业靠银行借贷苟延残喘。眼看国企要拖垮中国经济,时任国家总理朱镕基大手一挥,数千万工人齐齐下岗,没有了生活来源的国企工人在白白抗争一番后被迫加入南下大军。

  2)乡镇企业大批倒闭。由于在原材料、产品市场等各方面与城市有很大的竞争,引起了计划内工业部门的不满,国家对乡镇企业采取了紧缩银根政策。乡镇企业得不到贷款,在失去资金支持以后纷纷倒闭,之前吸纳的农村就业人口也掉头南下。

  3)由于前三十多年一直实行城乡二元化结构的户藉管理政策,城市通过工农贸易剪刀差榨取农村的劳动成果来维持相比农村更体面的生活。以1997年为例,国家为小麦的定价为0.38元/斤,但农民购/买面粉则高达1.3元/斤。以一斤小麦最低可磨7两面粉计算,工业至少赚取了0.5元/斤以上的差价。农民辛苦种地却无利可图,而一对夫妻南下打工,一年可净赚3000元以上。巨大的诱惑使数以亿记的农民工不顾一切地加入打工大军。

 

二十年后,失业潮恐重新袭来:

 

  虽说2002年加入WTO后,中国掀起的世界工厂浪潮尽数吸纳了数以亿计的劳动人口,加上严厉的计生政策导致人口出生率锐减,中国甚至在过去几年时间出现了用工荒。

  但是,中国政府过去几年的一系列政策失误正在令情况悄然发生改变。

  从2003年开始的房地产大跃进,不仅把中国过去二十年积累的财富都转化成了森林般密布的钢筋混凝土建筑,而且还透支了部分中国人未来二十年的劳动成果。

  2008开启的新一波国进民退,中国政府开始实施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经济政策,成功帮助美欧日等国实现了高端制/造业的回流,也迫使低端制/造业向东南亚和印度转移。

  从2010年开始,温州出现民营企业倒闭潮,随后蔓延到东莞、泉州、深圳等制/造业密集的地区。进入年底,民营企业倒闭潮迅速扩散到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的地方,倒闭的企业也从包装印刷、鞋服、家具、灯饰扩散到智能手机等高端制/造领域。

  由于民营企业吸纳了中国80%以上的就业人口,这类企业的批量倒闭就意味着大量人口将被抛入失业大军。仅以包装印刷业为例,位于东莞的快联达包装,2007年员工达到7000人,2013年9月突然倒闭时仅余1700名员工。中大印刷在高峰时期也高达6000人,到2014年1月发生一些时,人数仅1200人。

  而进入2014年以来,行业爆发的破产倒闭潮更是将数万人直接抛入失业大军。 皖北最大的包装企业亨浩彩印倒闭导致500多人失业,福建千帆纸业倒闭造成1000多人失业,上海力天有400人。2013年,有报导说珠三角有一半以上的小微印刷企业倒闭,造成的失业人数应该不在少数。

  由于外升内贬的人民币政策,不仅压缩了外向型包印企业的利润空间,也大大增加了企业的人工成本。一些企业被迫引进高速、自动化的设备,从而导致包印刷企业对就业人员的需求大大减少。以裕同为例,2012年集团员工为10000人,现在则减少到8000人。位于广东鹤山的雅图仕集团,几年前高峰时期员工人数高达2万人,现在也只有1.4万人。美盈森、合兴这两家包装龙头企业虽然保持着较快地增长,但由于不断引进自动化高速设备,近几年来公司员工人数并没有增加。

  自去年开始,中国就陆陆续续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返乡潮,到今年更是一浪高过一浪。2014年9月和10月,单湖北就有高达56万的农民工返乡。

  进入年底,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持续恶化,注水之后的出口数据依然难看,内需一蹶不振,农村经济一片萧条。按照这样的发展态势,还将有更多的人员失业。

 

大逆转,2015有望重现找工难?

 

  在“包装地带”看来,当前劳动力市场供/应不足的局面已经打破,到了明年春节,在内地无工可务及提前返乡回家过春节的打工者重新奔赴东南沿海打工,将重新出现十多年不见的找工热潮。

 

  劳动力供/应可能在春节后出现井喷:

  1、在今年实体企业倒闭潮中提前返乡的数以百万计打工者,在春节之后必然重新出来寻找工作。

  2、连续两年亏损将逼迫农业种养人员尝试开门寻求出路。2013和2014年,由于农产品价格畸低,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却未下降,导致许多弃工从农的老一辈打工者亏损严重,部分安心在家乡从事农业生产的老一代农民工可能重抄打工旧业,在明年春节过后重返东南沿海。

  3、前些年取消农业税,农产品价格相对较高,很多农民工可以通过在农村帮工的形式谋生。明年春天,这部分人也会加入打工大军。

  4、过去两年,每年高达700万的大学毕业生,只有少数人实现在真正就业,大部分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其中尤其以农村大学生为甚。现在农村萧条,这部分人将结束啃老生活,尝试出门找工作。

  5、随着中国政府把大量资金投入到股市当中,人为制/造一波疯狂牛市,被很多专家解读为政府意图放弃房地产来保住金融业。如果真是如此,随着楼市泡沫的破灭,将会有数千万建筑业工人失业。

  由于庞大的地方债、随时爆破的房地产泡沫及持续低迷的实体经济,2015年中国的就业市场将极度萎靡。因此,事隔多年后,中国将全面再现打工难。

 

降薪、严控,政府已经着手准备应对找工潮: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广东地方政府似乎有所预感。近日全国共有23个省份公布了2014年企业工资指导线,其中基准线平均在12%左右。基准线最低的广东省为9%,比去年的10.5%下降1.5个百分点,是目前唯一基准线低于10%的地区,而东莞市政府至今未公布企业工资指导线。

  鉴于明年更加艰难的就业局面,广州市政府害怕大量从内地汹涌而来的打工人口给社会稳定带来不利影响,11月21日,广州发布穗府36号文,要求外地来穗人员到达居住地3天内向政府登记个人信息。

  由于效益不佳,很多实体企业正通过计件工资改革、控制加班、削减福利、取消年终奖等方式来降低成本,打工者的实际薪酬水平呈现下降趋势。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情况可能比多数人想象的更为悲观。因此,建议目前有一份稳定工作的打工者,且行且珍惜,不要轻易跳槽。而期待公司涨薪的员工,不妨调整心理预期,并紧缩开支应对未来艰难的时光。

 

以上资料来自人民网、羊城晚报、南方日报

 

 

上一篇: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即将迎来黄金时代
下一篇:科技公司年终奖集体疯狂:土豪公司40辆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