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领导力
王石:2015年,我必须做好这三件事 more

 

作为企业家,王石对美国的社会治理观察得入木三分:为什么美国不像中国一样玩速度?因为美国曾经为过快的增长付出过代价。谈到2015年万科应当如何走的话题,他认为作为董事长的自己,势必要做好三件事。

 

 

王石作为企业家对美国的社会治理观察得入木三分:为什么美国不像中国一样玩速度?因为美国曾经为过快的增长付出过代价。他认为,美国是善于经营治理的国家,表现在合理地运用人才,把各种不同的劳动力有机地组合在一块。
1
从笑傲山水到静坐课堂

王石在哈佛与剑桥两次游学中,完成了其思想和理念的转型,他称这是他人生的三座珠峰之一。登顶珠峰没有他想象的难,登上游学之峰比想象的难。


“60岁是上老年大学的年纪,我却跟16岁的人一块儿混,这是另一种对生命极限的挑战,感觉到一种更不动声色的咄咄逼人张力。”王石说,“哈佛的这一年,我感觉获得了新生。”

王石所说的新生,是经历了心灵荡涤,其实去美国游学,一是自我修为,二是为了想清楚,企业的下一步该怎么走。难怪他多次说,从2015年才真正清楚了万科应当如何走。


他认为,董事长需要做三件事:

第一,战略。万科选择房地产行业,走专业化道路。

第二,用人。除了制度管人,要有机会均等原则,亲属回避制度,人与人之间关系简单化。员工是企业的最大财富,关心、爱护他们,持续的培训必不可少。

第三,担当。企业做好了,成绩、荣誉和光环自然会往创始人、董事长头上套,但企业出 了差错,谁来承担责任呢?当然也是董事长。

改变自己有时并不比领导一个企业容易。在美国,改变最基本的生活行为是逃不开的,他常常自嘲,刚到哈佛时,已经是半残废了。他的起居生活总是有人操心,不知不觉退化成“城市废人”。“去银行办信用卡,足足跑了五次银行,花了一个月才办成。”

作为一名董事长,他的生活极为简单:每日清晨,他用微波炉热一杯牛奶,烤一块面包,切半个西柚,花3分钟时间吃早餐,然后步行15分钟去哈佛上课。哈佛期间他拒绝了公司配车,像学生那样走路或者骑单车。

哈佛是一个汇集各类思潮,学术氛围非常活跃的学校。王石说,讲座交流特别多,各个系、各个院都有。比如在亚洲中心就牵涉到亚洲专题。日本海啸发生一个月之后,日本中央银行来了一个副行长,讲海啸之后日本金融政策;又如一个有关2012年台湾地区“大选”的讲座,一看主讲人:蔡英文。再比如,一门课叫做“资本主义思想史”,上课的老师就是《货币战争》里提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斯柴尔德的后裔。“你会发现哈佛的讲座,牵扯到整个世界热点事件主要的当事人、核心人物。每一次,我都觉得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去哈佛到底有哪些收获?课堂把脉,书海畅游固然重要,实际案例更像是美国商业社会运行的一部活教材。

游学期间,他参加了万科项目旧金山那次开业仪式,“结果我一到现场就感慨,万科20多年了,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好的地。我们到了美国之后,拿的一块位置非常好的地,是旧金山市中心一个老邮局的停车厂。你在那里不 用搞台下交易,完全是公开透明的市场。”

房地产的核心是位置,美国标志应在纽约,在纽约就要在曼哈顿,在曼哈顿就要在其中心。

“2014年2月份在曼哈顿黑石总部的旁边,我们和汉斯合作的一个地标性建筑开工。在美国,一切规则都按照法律公开、透明地进行,这也是万科追求的。在中国是底线的事情,在美国你必须要这样做,这样做了之后,会发现一切很容易。”

王石作为企业家对美国的社会治理观察得入木三分:为什么美国不像中国一样玩速度?因为美国曾经为过快的增长付出过代价。

他还谈到,比如美国边检,效率非常高,入境高峰窗口顿时会增多,有关窗口多数办事人员常常会使用中文。不像北京的边检都是俊男美女。

他认为,美国是善于经营治理的国家,表现在合理地运用人才,把各种不同的劳动力有机地组合在一块。

2013 年10月王石告别美国,进了剑桥成立于1347年的彭布鲁克学院(Pembroke College)。他修犹太史,每周照着书单读书,与两个导师讨论。

王石同时还在做商业伦理方面的研究,和一位管理学教授合作,试图从比较文化的角度研究企业的价值观和伦理规范。他这样评价剑桥:如果说在哈佛有一种熬的感觉,在剑桥的感觉很滋润,像梦幻一般。他租的公寓紧靠剑河(River Cam)边,早晨天未放亮时,依依杨柳的岸边传来几声甜润轻柔的鸟鸣,像是生怕惊醒梦中人。剑桥做学问的程式也讲究得无以附加。从剑桥的下午茶,到正式的高桌晚餐。

无一不深刻剑桥印记,甚至运动,也是剑桥的传统长项。2014年9月,王石被当选为任期5年的亚洲赛艇联合会主席,这与王石剑桥参加划艇队不无联系。“剑桥的学术等级制,是对知识贡献者的尊重。剑桥大学里对知识贡献高度敬重的氛围,是一种特别的文化力量”。

每逢十月前后的开学日,老教授身着800多年沿袭而来的长袍。你的眼前就会立刻闪现出800年剑桥的经典片段:那棵牛顿驻足沉思的苹果树,那片中国诗人挥挥手而不带走的云,那条史蒂芬?霍金轮椅经过的石板路……经过学习,王石的角色明显向国际化转型。

2013年11月,王石入选世界商业思想领袖奖Thinkers 50,与柳传志同时成为首次入围该奖的中国商业界人士。2014年2月,王石欣然担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学院特聘教授,2014年2月担任纽约大学全球理事会理事,2014年4月开始担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研究院理事、商学院特聘教授。
2
企业家应该有所担当

当被问到长期以来为什么不断加大慈善事业力度时,王石的回答是:企业家应该有所担当。


回到文章开头清华园“巾帼圆梦”的那一幕。当被问及“您是否认为自己已经登上了心中的珠峰?能否告诉女企业家们,在开始做一个企业的时候,要不要有一个像珠峰那样高远的目标?”

王石笑着回答道,“我不清楚50岁时的目标是什么。今年63岁了,目标是什么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最终的信念和理念不可以改变。总的来讲就是一定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一定要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一生才不觉得遗憾。

王石确信只要抱定美好信念,你会随时捕捉到你该做的事情。“记得6年前我到美国访问,那次我是学习如何花钱,之前到美国是学习如何赚钱。我们访问了11家美国慈善机构,慢慢改变了对慈善的认知。此次听了马克的话,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大认识和提高的空间。美国现在作为全球的主流,现在发达国家通过公益慈善来彰显软实力。而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马克在中国做的事情,我们不光在深圳,在深圳以外的地方也可以做。我们更应该走出去,到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比如到非洲和高盛联手一块去做。”

从哈佛剑桥归来的王石,很善于与年轻人打交道,他极为认真地向毕业学员伟东提问:一个女孩子,为什么选择办物理学校?当听到为了使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是女孩子掌握物理这门硬功课以及学会理性思考的回答,他由衷地高兴。

他参加“巾帼圆梦”毕业典礼原本准备了稿子,但却临场脱稿,谈笑风生,这是王石的风格,他的闪光思想都是谈出来的,很难想象他照稿子念的情景。

对于深圳的发展及在中国发展转型中扮演什么角色,企业家应该有怎样的担当,王石谈道,“我在美国哈佛呆了两年,受到了教育,感觉到作为一个企业家比能力的话,要比最后你给别人带来什么益处,带来什么帮助,而且是无偿的。

作为在改革开放走在前面的深圳,应该始终走在前面。企业家就应在公平、开放、公开、自愿的情况下担当。深圳的未来,女性企业家已经走在前面,这给男性企业家也做出了一个榜样。

之所以与高盛和清华大学合作,这恰是深圳女性企业家应该扮演的角色。“我相信不仅仅是接受教育的女企业家要怎么去做,而是关乎到更广泛的领域。我们一定要孵化出一个小的巾帼圆梦计划。”

这是王石对慈善事业最鲜活的表述。对于慈善事业,王石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到壹基金、到全球环保的公益基金会,做环保从民族主义者转变为国际主义者,再到与高盛合作的全球的10000“巾帼圆梦”计划,期间是大步提升的。

他在慈善的道路上经历了高山大川和艰苦攀援,但是他跋涉过来了,认清了方向。


在很大程度上,王石代表了中国企业家,就是说他的范本会对中国企业家带来很大影响。相信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中国的慈善事业也一定会与当今的最高水准看齐。

 

 

上一篇:老板要做国际裁判而不是国内裁判
下一篇:CEO谈管理——能力,从面对问题中提炼